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刘品一先生  

2008-12-16 10:33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刘品一先生是我的小学老师。在众多的老师中,他是给我帮助和教育最大的一位。她没给我上过一节课,可却是我永远忘不掉的恩师。

      我上小学三年级时,因家里生活困难而辍学了。在家里,除了帮妈妈干些零活儿,每天还要上山割两捆柴。

      一天中午,我割柴回来,从窗外看见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同母亲说话。(那时在我们山村里,农民都穿家做的衣服,只有工作的干部才穿制服,这是人们区别干部和农民的主要标志。)我没敢进屋,悄悄地站在窗下。听妈妈说:“他爸爸死得早,我一个妇道人家拉扯着三个孩子难啊。”那个干部说:“听老师说,孩子不错,念书挺用功的,不念书就瞎了。明天让他上学吧,我们妥善安排一下,让他学习、家务两不误。……

       听声音,我知道他是个女的,怕她看见我,便悄悄走开了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,妈妈就让我上学了。老师对我说:“校长说,你家困难,你上午来上学,下午去上山割柴吧。”我非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,学习更加刻苦努力,每次考试,成绩都在班里前几名。

      这样,我认识了去我家找我上学的女干部。她是新调来的校长,叫刘品一。三十多岁,梳着齐耳短发,两眼有神,办事说话给人一种利落和干练的感觉。我不敢主动与她说话,在校园里遇见我,她有时笑笑,有时询问我几句话。我心里总存着一种对她的感激,每逢遇见她,不管是校内还是校外,都恭恭敬敬地向她行礼。

      上五年级时,我因为交不上8角钱的书费而领不到新书,又不敢回家向母亲要。便不敢上学,徘徊在路上,边走边抹眼泪。恰好,刘校长路过这里,知道原因后,从兜里掏出8角钱,递给我说:“去交书费吧!”我拿着钱,没去学校,却飞一般地跑回家中,把钱举到妈妈眼前,说:“刘校长给我8角钱,让我交书费。”妈妈什么也没说,但我清楚地看见,两行热泪从她那清瘦的脸颊上流下来。

      第二年,我考进了市里的重点中学。

      母亲不断去亲戚家为我筹措上学的费用,抽空为我拆补极简单的行李。一天,刘校长到我家来了,对我母亲说:“老嫂子,我知道家里难,这双鞋给孩子上学穿吧。”这是一双蓝球鞋,是刘校长花6元钱为我买的。要知道,那几乎是一个月的伙食费呀。

      我有生第一次穿上了从商店买的鞋。

      后来,刘校长调到县城里去了,听说在一个实验小学当校长。我念中师时,一次在县城里等车,看见了她,她因忙着开会,匆忙中叮嘱我:“工作后,要好好孝敬母亲。”

     我工作后,听一位校长说,他在县城培训时,时任县实验小学校长的刘品一校长应大会邀请为他们讲过课。那位校长还拿出了当年的听课笔记,说:“这是刘校长讲课时我作的记录。”在记录上,我看见一段用红笔画线的句子:教育的终极目标是什么?是培养人,培养人对未来美好的希望和追求,培养人对生活的热爱与留恋。因而,教育应该是无杂念的,不求回报的,就像母亲对孩子的付出……

       这不正是刘品一先生的人格写照和她献身教育的高尚情操吗?

       后来,听人说,刘品一先生退休后离开了县城,去市里住了,她的儿子去了日本留学,我始终再没有见到她。但先生却像丰碑一样驻留在我的心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