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杀 猪 菜  

2009-01-17 13:41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前些日子, 我去市里办事,朋友们把我领进一家豪华的酒店,服务员送上一道菜,满满的一盆儿,绿绿的,里面飘着些白花花的肉,报菜名曰:杀猪菜,我吃了一惊,杀猪菜怎么出现在城里大酒店的饭桌上呢?我试着夹了一口,香香的滑滑的,香而不腻,滑而不淡。于是频频伸筷,品尝着,欣赏着。那熟悉而又几乎淡忘了的杀猪菜的美味,又勾起了我对杀猪菜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 早些年,我的家乡是个只有三十户人家的小村子。过了腊八,就准备杀年猪了。不管谁家杀猪,事先就把干白菜炸烂,用水浸泡上,杀完猪,在血脖处砍下一块肉来,切成片,放到锅里煮到八分熟时,将浸泡的干白菜捞干,放到锅里同肉一起煮,再放些浸好的猪血或血肠便是杀猪菜了。端上杀猪菜,馋肉的吃肉。那肉白白的,肥的多,瘦的少,咬着有点发脆。不能吃肉的吃菜,因为杀猪菜里肉放得多,油水大。俗话说:肉多菜香,虽然是干白菜,在这里却香得够味。那些馋肉又不敢吃肉的,就吃猪血解馋。总之,杀猪菜是庄户人家最想、最香、最爱吃的菜。

        在我们那里,不管谁家杀了猪,都把亲朋好友,左邻右舍找到家中来吃杀猪菜,来不了的,就让孩子们按家一碗一碗地送,这似乎成了一种不成文的民约。所以小村里不管谁家杀了猪,家家都能吃到杀猪菜。改革开放后,农民也逐渐富了,杀猪时,总要打上几斤老白干,来吃杀猪菜的人们,吃着、喝着、唱着、戏笑着,无论杀猪的,还是吃菜的,相互间充满了浓浓的情谊。
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,我家里穷,只有在过年过节时才能吃到肉。而过节时,一般只买二、三斤肉,全家人吃顿饺子,也就没什么肉了。唯有过年时,不管大小肥瘦,总要张罗着杀一口猪。这样孩子们才算真正过年了。杀猪菜上来,大人们总是说:过年了,解解馋吧。常年吃不着肉的孩子们自然是欣喜得不行,都使劲的吃肉吃菜,因为这是一年中吃到的最香的菜。记得那时,我姐姐为了解馋使劲吃那些本来自己享受不了的肥肉片,结果被肥肉腻得头重脚轻,在炕上整整躺了一天,从此便再也不吃肥肉了。

        工作后,便很少回乡了。随着饭桌上肉蛋的增多,杀猪菜便被渐渐地淡忘了。一次,临近年底,一个同事家里杀猪,邀我们作客,饭桌上多是鸡鸭鱼肉和新鲜蔬菜,唯独没有杀猪菜。问及,答曰:现在谁吃那个。我听了,很怅然,觉得杀猪菜不仅是农民的接年菜解馋菜,而且是乡情菜,亲情菜,感情菜,怎么能不吃呢?

        那一年底,我回到家乡,正赶上二弟杀猪,我再三叮嘱:一定要熬点杀猪菜。二弟笑了,说:怕你吃不了啊。吃饭时,桌子上除了四个小菜外,竟摆满了六碗杀猪菜,二弟告诉我说:这碗是前院王家送的,这碗是东院韩家送的……我品尝着咸淡略有不同,原料基本相似,且独具家乡风味的杀猪菜,仿佛看到了乡亲们那一张张真诚的笑脸,听到他们那一阵阵欢快的笑声,那笑脸洋溢着对生活的惬意,那笑声是对时代的赞颂。

        杀猪菜,一道极普通的农家菜,正带着浓浓的乡情、亲情诉说着时代的美好,也正从乡村走向城市,走向大饭店的餐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6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