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往事记忆 (五)  

2009-08-02 19:19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往事记忆 (五)——难忘的一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难 忘 的 一 课

        在我近30多年的教学生涯中,究竟上过多少课,已无法说清楚了。那些精心准备的公开课、示范课、研讨课、观摩课的成功,曾给我带来过赞美和荣誉,确实让我兴奋过。但随着时间的流失,也渐渐地淡忘了。可是,有一节课,是在我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,随随便便上的。然而,就是这节课,却成了我教学生涯中难忘的一课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候,学校搞语文教学改革,给学生开设了阅读课,每周两节。说是阅读课,实际就是学校订了一些报刊和杂志,上课发给学生们看,下课再收回来。上这样的课很轻松,把阅读材料发下去,找把椅子往讲台上一坐,看着学生读书就行了。这本来是个轻快差事,可对于讲惯了课的我,坐在课堂上,一言不发,简直是一种受罪。

        一天,一位初二的语文老师病了,阅读课没人上,年级组长要我去代一代。因为只是发发书,不需要讲课,我爽快地答应了。书发下去,孩子们静静地读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我坐在一旁,无聊的很。当第二节课开始时,我终于憋不住了。说:“同学们,谁看到好文章了,给大家念一念,或说一说。”马上有人说:“老师,我看到一个‘绝对’,挺有意思。”我说:“怎么个有意思,给大家说说。”他说:“解放初,有人出了个对联,但只出了个上联,是‘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’,向人们征集下联,时间过了四十多年了,至今没人对上,因此成了‘绝对’,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这个故事我好像看过,似乎也有人对出过下联,是“前门出租车租出门前”。但既然学生说是绝对,我也不便在说什么。便随声附和,故作惊讶地说:“我堂堂中华,人才济济,这么个对联就对不上了?大家想想,咱们给他对上。”没过一分钟,一个小男孩站起来说:“老师,我对出来了。是‘北京大白鸭产自郊区’。”我笑了,说:“这是‘绝对’,‘绝对’就是没有人对出过的对子,对不出来,是因为难度大。这个对子,看起来好对,其实很难。它要求不仅意思对,字数对,平仄对,而且是正念倒念都是同一句话。不信你们念念看?”这时,同学们才恍然大悟,才知道‘绝对’的厉害。教室里一阵寂静。过了一会儿,有几个人叽叽咕咕,却不敢站起来应对,憋了半天,有的女孩说:“老师,你看我对的行不行?”我说:“上来写在黑板上。”她写的是:“江西香叶茶叶香西江”。我读了两遍,还没等我说话,一个小男孩说:“老师,我也对出来了。”他也在黑板上写出了他的下联:“山东红富士富红东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惊呆了,读着两个对句,一时无法评判,这样的对子虽然是仅从字形出发,但也符合文字规格,仅就这一点说,没有一定文字功底的人是很难对出的,而这两个初二的学生能对出来,真让人难以置信。可事实就在眼前,又不能不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 少顷,我说:“对得好,对得好。这个‘绝对’我以前也看过,可我就没对出来,老师不及你们,你们真伟大,了不起!”同学中一片嘻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 序幕已经拉开,“戏”还得唱下去。于是我说:“刚才那个‘绝对’太难了,不是谁都能对得上的。我出个大家都能对得上的怎么样?”大家满口答应。于是我根据他们学过的《皇帝的新装》的课文内容写出了上联:“君骗臣,臣骗君,君臣互骗。”要求根据课文内容对出下联。此联一出,全班立即沸腾起来了。人人精神振奋,个个兴趣盎然,翻书的、沉思的、讨论的、争执的,一句话,都在研究着对写下联,我看到学生那种热烈的主动的学习情绪,看到那种追求与探索的执着精神,心里充满了兴奋,这不正是我们教学改革所追求的情境吗?一高兴,便又根据《小桔灯》、《背影》、《驿路梨花》等课文内容,陆续写出了三个上联。即:“小桔灯黑暗中光亮闪烁”,“父爱子留背影千情万缕”,“驿路梨花年年洁似玉”,要同学们对出下联。

        经过一番努力,下联出来了。大家兴奋地朗诵着自己的对句,阐释着理由。虽然对句各不相同,水准也有高下之分。但孩子们那种智慧的火花,探索的精神,真让人兴奋不已。限于篇幅,我把学生的对句各举一例,以飨读者。1、真作假,假作真,真假不分;2、小姑娘临危不惧镇定乐观;3、子敬父写背影万缕千情;4、雷锋精神代代相传。

        对完了四个上联,同学们仍兴致未尽,要我再出一个上联。我看看表就要下课了,灵机一动,把都德的《最后一课》里的结尾话写在黑板上,“散学了,——你们走吧。”我说:“这就是上联,你们根据课文内容对出下联吧!”我想:这又是一个“绝对”。十年也许不会有人把它对出来。因为我都不知道下联该写什么。我正自鸣得意,一个小女孩站起来说:“老师,我对出来了,你看行吗?是‘法兰西,——我们战斗’”。我刚想说此句文理不通,可细一读,再一品,又觉得含义菲常深刻。上联写韩麦尔先生面对国土沦丧的悲痛与无奈,下联却基调昂扬,显示出法国人民那种不屈不挠的爱国精神。而且让人回味,发人深省。但……,我楞在那里,无言以对。幸好这时救命的下课铃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事情过去许多年了,那随意上的一节课,却使我常常记起,时时回忆,成了难忘的一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