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镇名哨客(续集)  

2010-11-23 16:04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这田乐,自从哨了镇计生办主任之后,名声大振,消息不胫而走,虽不能说是全镇妇孺皆知,起码在镇政府大院里是人人皆知了。于是,好多人在“哨客田乐”的前面加了个“大”字,以区分他与其它哨客的不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 一次镇政府召开各村会计培训班。会计们陆续赶到镇政府的会议室。主持这次会计培训的是副镇长董林。这董林40 多岁,是会计出身,当副镇长已多年,他讲话有一个语病,总是“那个那个”的,而且几乎每句话都带“那个”。

        董副镇长来到会议室,扫了一眼,全镇十四个村的会计只来了十二个,再看看时间还不到,就说话了:“那个那个啊!诸位,那个那个人还没到齐,那个还缺两个村的。”突然,他一眼发现了田乐,眼睛一亮,笑咪咪地说,“那个那个田会计啊,那个你真了不起啊!那个那个啊,竟敢哨镇政府干部啊!”田乐也笑这说:“镇长,是闹着玩啊。”董副镇长突然提高嗓门说;“那个那个,诸位,那个离开会时间还有6分钟,那个咱让田会计给大家哨一段,行吗?”大家立即起哄了,七嘴八舌地说行。这时一个人站起来说:“哨得有个对象啊,你让田会计哨谁啊?”董副镇长咋咋嘴,略一沉思,说:“那个那个——啊,那个你就哨我吧!”大家一起把目光投向田乐,田乐却默然不语。这时有人站起来说:“董镇长,让田会计哨你,不能白哨,若哨的好,今天中午你请客,我们作陪,若哨的不好,让田会计请客,我们也作陪。咋样?”董副镇长说:“那个那个天下就你聪明,那个里外不吃亏啊。”这时田乐站起来说:“哨镇长我是不敢啊,我只能给大家说个磕。说好说赖,大家多包涵,只当调节气氛吧。”然后咳嗦了一下,接着说了下去。“我们村有个妇女叫罗凤,今年25岁,结婚都三年了,也没生个孩子,夫妻俩很着急,悄悄地去医院检查,也没察出啥来。那天罗凤的妹妹来了,问姐姐说:“姐,你和姐夫那个不?”姐姐说:“咋不那个呢?”妹妹说:“准是那个的少,要不咋不那个呢?”姐姐说:“嗨,天天那个还不那个呢,要不天天那个就更不那个了。稍一停,姐姐叹了口气说:“咳!不知怎麽那个才能那个上啊。”说到这儿,田乐便不说话了,两眼直直瞅着董副镇长,董副镇长似乎没听出什麽味儿来,田乐又看了大伙一眼,诡秘一笑,坐下了。此时,大家恍然大悟,笑声似爆炸一般地响起来了。笑声中董副镇长突然像吃东西被噎着一样,脸红脖子粗的干张嘴,却说不出一句话。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 最近小镇又发生了一件事……,我的从头说起啊。    春播刚结束,兴隆村的村长和书记不断地去政府找镇领导。因为兴隆村通过镇水利站向县水利局申请的“修四公里的防渗渠的项目”批下来了。县水利局下拨20万,镇里拨5万,让兴隆村自筹5万。但下拨款在镇党马委书记手上,兴隆村想自己干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可马书记的意思是想把这项工程包给他亲戚的一个施工队。可是,因为兴隆村找的勤,马书记又尚未找到冠冕堂皇的借口,事情就这麽托着呢。可兴隆村要想把这项活弄到手还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 马书记,是小镇的一把手,今年49岁,当党委书记已经5年了。工作有能力,做事有魄力,在小镇是绝对说了算的人物。这些日子抓春播,总在下面跑,挺累的。如今春播工作已告一段落,他可以松口气了。这天下午,马书记对办公室主任说:找几个人喝点酒,解解乏。办公室主任立即通知马书记得意的几个属下,如:计生办主任、水利站沾长。土地所所长等,晚上到小镇最好的饭店聚宾园陪马书记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七许,解乏的酒席就开始了,当然,酒席上下属们使劲浑身解数向马书记敬酒,皆说春播圆满结束是因为马书记领导有方。频频向马书记敬酒。大家推杯换盏,确实开心解乏。正在此时,一辆奥迪车开进了聚宾园,从玻璃窗望出去,从奥迪车上下来的是兴隆村的书记、村长和会计,他们陪着一个身着笔挺西装的40岁左右的人走进饭店。这一切,马书记看到了,他只是不知道那个穿笔挺西装的人是谁。又喝了几杯,马书记总惦记着那个人,就对办公室主任说:“去打听一下,兴隆村喝酒干啥。”不一会儿,办公室主任回来说:“市里的组织部张部长来看他的老同学田乐,就一起喝一杯了。”马书记说:“市组织部长姓牛,我在市党校学习时见过,现在有50多岁了。”办公室主任说:“听说是新调来的,上任还不到半个月。”马书记奥了一声,不再说话了。又喝了一杯,马书记起身去卫生间,出来时正好碰见田乐,于是,马书记问:
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同学都有当组织部长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 田乐迟疑了一下,点头认可了。

        马书记又说:“市组织部长来了,咋不通知县委和镇党委啊,至少也要让组织部门的人陪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天乐回答:“他刚调去,不想张扬,今天到我这来,纯属同学之间的私事,他不让告诉下边领导。”

        马书记奥了一声回到了自己餐室。

        不一会儿,田乐来到马书记的餐室,对马书记说:”马书记,我那位部长的同学邀请你到他那张桌喝两杯,去吗?

        “去去。领导来到咱这一亩三分地了,咱得尽尽地主之谊啊。”说着,起身跟着田乐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马书记一进屋就问:“那位是张部长啊?”村长、书记立即起身介绍,俩人立即握手致意。服务员立即加了把椅子。马书记坐下,向张部长说:“这田乐,领导来到咱这小镇也不告诉一声,我这当镇领导的也得表示表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张部长说:“不怨我老同学,是我的意见。我是来看看老同学,纯属私事,顺便看看新农村建设情况,也许将来能做点什麽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是,那是,张部长年轻有为啊。”马书记一脸诚恳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 田乐说:“老同学,你不知道啊,马书记是我们小镇最有能力的领导人了,在他领导下,小镇发展变化可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里,那里,和领导比,我那点小儿科的东西不值一谈啊。”马书记说。

        张部长说:“基层就缺这样开拓进取的干部,多大岁数了?”

        田乐抢着说:“四十九,还不到五十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岁数略大了点,不过可以考虑进人大、政协嘛。”张部长痛快地许了愿。
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领导啊,那就在小镇多住几天吧,我要好好招待招待,以尽地主之谊啊!”马书记感激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 张部长说:“不了,我一会儿就走了,新调到一个地方,事情多,我还没理顺。算我欠马书记一个情,以后我会补偿的,行吧!不过,有件事请马书记帮忙。听说兴隆村有个四公里的防渗水工程,你们镇领导商量一下,就给兴隆村吧,以后咱们镇再有啥工程,我在市那边给尽量争取,行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说,好说,那项工程我就是给兴隆村留着的。我明天就把工程款拨下去。”马书记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马书记!”,“谢谢张部长!”兴隆村的村长、书记、会计立即站起来纷纷向马书记、张部长敬酒。

        酒席在柔美的灯光下,在和谐的气氛中结束了。醉的和没醉的都获得了美好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马书记就指示镇财政所所长,把四公里防渗水工程款25万拨到了兴隆村的账户上了。不久,有消息传来,田乐的那个同学不是市党委组织部长,是共青团市委的组织部长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导演,几个演员,哨人哨的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    从此,田乐在小镇就有了“名哨客”之称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4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