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也摸手认妻  

2011-01-02 10:30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我 也 摸 手 认 妻
 
我也摸手认妻 - 一路歌吟 - 一路歌吟
 
         学校举办2011年教师新年联欢会,我和妻被邀请参加。退休四年了,很少回学校,老同事见面自然会有一阵寒暄的。看着一些新面孔们欢天喜地的唱啊跳啊,才发觉自己真的老了。所谓联欢会,也就是大家在一起演个节目,然后一起吃顿饭。以此来抒发辞旧迎新的情怀。可是,在演节目时,虽说是快乐,可快乐的却让我出来一身汗,差点“晕”在台上,因为在诸多的节目中,我参加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“摸手认妻”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个节目的形式和内容是在一个刊物上的一篇文章里学来的。要求五位男士蒙上眼睛,依次去摸五位女士的手,从中摸出自己的妻子来。这个节目诱人的地方,是男士们常常出乖露丑,阴差阳错,把别人的妻子说成是自己的妻子,让人捧腹大笑。这个节目一开始,一位男老师就尝到了这样的结果,他摸完五位女士的手,却没有摸出自己的妻子。最后勉强确定了一位。揭开蒙布一看,竟是别人的妻子。全场观众哄堂大笑,吆喝声、倒掌声响成一片,那位男老师面红耳赤,异常尴尬。
         我是第二个上场的。我吸了一口气,艰难而又极不情愿的站在女主持人面前。心里恨自己没主动报一个节目。因为联欢会前一天,学校办公室主任曾电话问我出什麽节目,我竞说:随你们安排吧,谁想他竞安排了我这个“摸手认妻”的节目。上场前,我几次推辞,均未奏效,校长和伙计们说这是与民同乐的事,老领导了,千万别扫了大家的兴。唉!被逼到这个份上,只有豁出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五位女士一字排开,我的老伴儿就站在他们中间,六十岁的人了,虽然脸上皱纹颇多,却也笑意盈盈。她向我眨眨眼,似乎在说:看你摸差了咋办。……我的双眼被女主持人蒙上,被带到第一个女士面前。我摸摸她的手,她的手有点凉,而且光滑细腻,凭感觉那不是。又去摸第二位女士的手,这双手温呼呼的,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。突然,我感到她手上有一样东西,这东西,我是那么熟悉,那么清晰,于是,我马上说:“这就是我的老伴儿,我的妻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的话一出口,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静了下来。女支持人提醒我说:歌吟老师,你再认真摸一下,出了笑话,大家笑你,你的夫人也笑你,你可是咱们学校的老领导啊。
         我坚定地说:“没错,这位就是我的老伴儿!”
         女主持人又说:“歌吟老师,五位女士,你才摸到第二位,还有三位没摸呢,你不妨都摸完了再确定,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我坚定地说:“没那个必要了”。
         女主持人说:“我再给你五秒钟,然后你再判断。”于是她和场上许多人一起喊起了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。“请问歌吟老师,你还换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我依旧坚定地摇摇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就让你看看庐山的真面目吧!”女主持人去掉我眼上蒙着的纱布。我揉揉眼睛,定睛一看,站在我面前的正式我的老伴儿。她正望着我微笑,脸上的皱纹张开,笑的那么得意,那么灿烂。
         二百多人的会议室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
         掌声过后,有人向主持人问:是不是歌吟老师的夫人在歌吟老师摸手时做了某种暗示?女主持人说:我自始至终站在歌吟老师身边,注视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,他夫人没做任何暗示,她很遵守游戏规则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里面有点蹊跷,让我当公正员,让歌吟老师再摸一次,怎么样?”说话的是我的老同事,现在的工会主席。自然他的话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。
         我第二次被蒙上了眼睛,女主持人领我去摸第一位女士的手,却不是我刚才摸的那个女士的手,,我就知道她让五位女士重新排列次序。当我摸到第四位女士时,又摸到了我刚才同样的感觉。于是,我说:“就是这位,她就是我的老伴儿,我的妻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女主持人说:“请再斟酌一下,千万别弄错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说:“错不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女主持人揭开我的纱布,我一看,一点不错,站在我面前的就是我的老妻。
         欢呼声,掌声,啧啧声,响彻了整个会议室。工会主席握着我的手说:“老领导啊,你真行!”
         稍安静后,女主持人说:“歌吟老师,你两次都准确地摸出了你的夫人,是不是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是凭气味判断的啊?”
         我说:“不是,我是凭感觉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感觉?”女主持人疑惑地说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我清了清嗓子,说:“我能准确地摸出我的妻子是因为她左手虎口处有一块特殊的记号,也就是有一块硬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硬茧?”女主持人吃了一惊,下面观众也是莫名其妙。
         我点点头,“是的,是硬茧。不注意是看不出它和别处皮肤有什麽异样,但用手一摸,就感觉它比周围皮肤硬了许多。这是三十年前的事了……。”台上台下鸦雀无声,所有的眼睛都注视着我。我停了一下继续说下去。“三十年前,我的月工资只有四十几元,家在农村,三个孩子还都小,生活极为艰难。为了活着,我和妻子不得不整天劳作,我白天在学校里上课,妻子在田里侍弄庄稼,晚上还须在家里编筐到深夜。编一个筐能赚五角到一元,每晚能编两三个筐。一次妻子给筐封口时,用刀切割柳条时,刀刃一滑,割破了左手的虎口处,是一个有一厘米长的伤口。当时血流如注。我用清水给她冲了冲,又在伤口出洒些许白酒消毒,然后就用力按住伤口。好一会儿,才止住了血,又上了点消炎药,就用旧布条为她包扎上了。左手不能用力了,可家里的活计还是要干的,因为当时的日子就是那个样子啊。
        …… 第二天,我去上班,妻依旧去地里干活儿。中午时,妻说手很疼,我也没在意。到了晚上再看时,伤口已经裂开,周围一片红肿。我说咱们去医院吧,妻说:天都黑了,明天再说吧。天亮时,妻的整个左手都肿了,而且已向左臂曼延。我和她去了医院,医院进行了例行的消毒包扎,又拿了些消炎止痛的药,医生又再三叮嘱,好好养伤,不能干活,否则很难愈合。可是,家里的农活需要她去干,三个孩子需要她做饭……,手是不能闲着的,伤也自然不见好转,后来,竟导致伤口感染化脓。又去了几次医院,整整过了两个月,她的伤口才愈合了,但留下的是一个一厘米长的红色疤痕,捏捏是一个长条硬块。至到一年后,疤痕上的红色才逐渐退去,成了白色的硬茧。后来,生活好了,孩子们为她妈妈买了一些高级护肤膏,让她擦抹患处。两年后,疤痕才渐渐退去,和周围皮肤的颜色一样了。但用手一摸,仍能摸出那块硬茧。我想,这块硬茧将会陪伴她一生了,这是她几十年勤劳不辍的见证,是她为我、为孩子、为我们这个家付出的象征,也是我和她永结同心,白头到老的信物,同时也警示我不在人前出乖露丑。做一个感情专一的好男人!——就像今天一样!”
         我说完了,整个会议室一片寂静。看妻时,她满眼是泪。主持人似乎忘记了主持,只是频频地点头。就在此刻,整个会议室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,经久不息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7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