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总校校长的一封信  

2010-04-28 13:25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二十年前,我在西沟小学教学。这西沟是全乡最偏远的一个小山村,全村50多户人家分散在沟沿两旁。学校30几个学生,1——5年级,就一个老师。来这里的老师大都是呆一年就走,最多的也就是呆两年。那年领导问我可否去西沟,我痛快地就答应了。觉得人应该在艰苦的地方磨练磨练,再说那里山高皇帝远,上边的人很少去那里,我可以按我的思路教学。可这一干上就是四年,这时间一长,一人一校,孤独寂寞,成了被人遗忘的角落。总有一种落魄的感觉。于是,我几次找总校领导要求调出,可领导总是借各种理由支托,找急了,就说找机会一定把你调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机会终于来了,那年县里不知刮的什么风,在教育实行全员聘任制。由教育局聘各总校校长,再由总校校长聘任各小学校长,然后小学校长再聘教师……。6月中旬,我接到了总校招聘各小学校长的通知。便决定参加竞聘。而且是竞聘乡小学驻地的小学校长。因为那是全乡唯一一所二类小学,校长也是全乡小学校长中最出色的。虽然知道自己很难被选中,但想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实力,让领导不能小看我,也好离开西沟。于是,我按竞聘要求做了认真地准备。笔试7月10日,面试7月20日。笔试很顺利,7个竟争者中,我考了第二名。前三名参加面试,最后决定一人。学校已经放暑假了,为了便于复习,我又回到西沟小学,做最后的冲刺准备。离面试还有两天了,我忽然觉得有些紧张,心里似乎一点底都没了。猛然想起在乡政府工作的同学,他参加过公务员招聘考试,同他谈谈,也许对面试有益。

        夜里忽然下起了大雨,直流下了一夜,早晨起来仍旧未停。我草草地吃了口早饭,备好雨衣,准备去找队长要他安排人护校,然后就去乡里。可我还没出门,队长就背着一个老汉,后面两个年轻人也搀着两个老人走进屋里。队长说:“昨晚下大雨,山洪暴发,住在南洼的几户人家都进水了,让老人们在你这里休息一下,避避雨,你负责照顾他们的食宿,我和其他人还得赶回去帮他们家里抢救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想推辞已经不可能了,有什么比抢险救灾更重要的呢?我打开教室的门,把桌凳并好,拿出自己的被褥铺好,把三个老人安顿下,又去给他们做饭。老人们刚吃完饭队长又领着5个孩子进了屋。他说:“这几个孩子还没吃早饭,你照顾一下吧。”说完又走了。我给孩子做了饭,又换下他们满是泥浆的衣服,清洗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傍晚,雨停了,山洪渐渐退去。老人和孩子们仍住在我这里。我继续关照老人和孩子们,为他们做饭,洗衣,陪老人们聊天,照顾孩子们休息,整整一夜没和眼。此时,我已觉得头昏脑胀,八天的复习,我几乎每晚只睡两三个小时,可今天是一夜未眠,更让我头脑发晕。快到中午时,队长领着几个人来接老人和孩子们回去,我送他们到校门口,只觉得眼前一黑,然后就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   醒来时,我躺在自己的床上,队长就坐在我的身边,几个不相识的人在议论着什么,队长微笑着对我说:“X老师,这次抗洪救灾中你的贡献最大,我代表被你照顾的老人、孩子及他们的家属向你致敬。”

        美好的赞扬,可我听不进去,我心里想的是面试,。忙问:“今天是几号?”队长说:“20号。”我略略地收拾一下,便匆匆地感到总校。

        面试是赶上了,但疲惫的身体,混乱的思维,我自己都能清楚的感到回答问题时的杂乱无章。,该死的洪水,该死的队长!唉,怨谁呢?这真是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啊。是我自己毁了自己的前程,就在这小小的山沟里干一辈子吧。

        我沮丧地回到学校,蒙上头睡了一天。第二天觉得轻快了许多,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过暑假。在校门口碰见了队长,他递给我一封信,说是总校校长让他捎给我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打开信,抽出信纸,第一张是“聘任通知书”。上面写着:经笔试、面试和组织考核决定聘任XXX同志为乡中心小学校长……。另一张纸是总校校长写给我的信,信的内容是这样的:X老师,你接到聘任书时一定很疑惑,因为面试时你的表现是失常的。我想告诉你的是,其实按当时的分数,你是失去了被聘的机会。然而,就在你面试后的那天晚上,县电视台播放了你护理老人和孩子的场面。你晕倒的场景深深地感动了我,也感动了招聘领导小组的所有成员。大家一致认为你是一个有极强责任感和高尚爱心的人,同时也明白了你面试失常的原因,经再三研究,大家给你的面试打了满分……不等读完,我的眼睛就模糊了,我跑回宿舍掩面而泣。后来竟哭出声来了。……我一直以为,什么事,只要自己努力进取,向着自己的奋斗目标就能成功。所以,我从不肯为任何看不到的回报付出。可偏偏这次无奈的助人行为成就了我“高尚”人格的表露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上任后,一次,妈妈问我是怎么回来当校长的。我就把事情的前后都向妈妈说了。不懂的啥是聘任制,也不明白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微妙关系的母亲,只说了句:行啊,儿子,老辈常人说: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)| 评论(5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