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妻子的土地情  

2010-06-14 16:19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小村那片肥沃的土地蕴蓄着多少美好的梦想,妻就在这片土地上度过了二十多个春秋。那里的风,那里的雨,那里的每一块土坷垃,每一条水沟沟,都洒过妻子的汗水。都蕴育着妻子的甜蜜期盼。

        在那里妻曾承包了十几亩责任田。记得刚分田到户时,妻对我说:“你只管好好教你的书,地归我管。”这样,她一头扎进地里,摸爬滚打,与土地结下了深厚的情缘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一年,种地时我家粪肥不足。妻硬是去距家十多里的陶瓷厂倒出的炉渣里筛出了10多方炉灰。一个星期天,妻又要去筛炉灰,我说和她一同去,她说:“那不行,说好的,地归我管了。再说,老师总得有个老师样子吧!怎么能干这个活儿呢?”说完,带上午饭,骑上车子就走了。午饭后,我还是去接她了。那是怎样的情况啊,在如山的炉渣旁,妻支起一个筛子,一锨一锨地筛着炉渣。每扬一锨,都扬起一股烟尘,风卷着烟尘弥漫着整个场地。妻虽然用蓝头巾包裹着头,但浑身上下,除两只眼睛还是黑白相间外,其余全都覆盖着一层尘土。我打趣地说:“你都成了土行孙了”妻说:“不管是什么孙,吃土总不是坏事,不是说,人吃土欢天喜地,土吃人叫苦连天嘛”

        承包土地的第一年,空前的大丰收给我家和许多承包户带来了莫大的喜悦。玉米、大豆、谷子、黍子……,把昔日空旷的小院堆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一次,我帮妻去玉米地追化肥回来,刚刚吃口饭,忽然天下起了大雨。雨下得很急,顷刻间满地积水。妻突然想起了什么,说:“我得去地里看看。”我说:“什么事这么急,等雨停了再去吧。”妻说:“雨这样大,坝沿会被冲开的,跑了水,肥就顺水跑了。”说完,妻连雨衣都没穿,一手扶着车子,一手扛着铁锨冲进雨里,

        雨停后,我赶到底里,妻已将冲开的坝沿垒好,可妻从头到脚像是从泥水里捞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那年秋天,妻花了600元,雇了辆推土机将凸凹不平的土地推得平平展展的。

        岁月和辛劳摧毁了妻子的容颜和健康,她的头上多了白发,脸上添了皱纹,同时患了高血压,关节炎,肠胃病。而我也只能在节假日才能帮她干点农活儿。在她忙不过来或身体欠佳时总发牢骚说:“这地我算种够了,下辈子也不想种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当妻子农转非,上交土地,把犁杖、耘锄、点葫芦头等农具卖给或送给他人时,却显得那么茫然,那么无所适从。久久地坐在那里,一句话也不说,那神情,我只在女儿出嫁临走时才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,我发现,每当妻和村民们谈及她种地时如何重视施肥,侍弄庄家如何及时,如何不辞劳苦时,她就满脸欢笑。当说到她种过的责任田如何肥力足,打粮多时,她就一脸认真地说:“我真想再承包几亩地种。

        说归说,毕竟身体和年龄不允许她再种地了。一次,骑摩托车载她探亲归来,路过我家原先种过的责任田,她说要小解,但下车后,她走进地里,不断地拔起那些几乎和玉米同样高的稗子草,嘴里不住地说:“怎么能让地荒成这个样子呢?”似乎这块地仍是她的责任田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3)| 评论(6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