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饭店里的奇遇  

2010-07-07 11:42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饭 店 里 的 奇 遇

     儿子从边城调回市里了,就在市里买了一处房子,眼下正在装修,夫人要我去看看,我想也是,这大的事,总的表示一下关心啊。于是,一大早我就坐车来到市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儿子买的是十一楼,整个装修全部承包给了装修公司,无需主人监管。儿子带我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便去他的单位了。儿子忙去了,我在他的寝室里呆了一会儿,觉得无聊,就决定去街上转转。我用电话告诉了儿子,就走上大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逛了几个商店,也觉得没意思。想去见见几个老同学,又怕喝酒误事,影响下午回家。抬头看见前面有一书店,便信步走了进去。我慢慢地翻看着各类书籍,……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我的手机响了,是儿子要我回去吃午饭。我看看时间都快一点了,就对儿子说:我在街上随便吃一口,然后就坐三点多钟的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从书店出来,就近走进一家饭店。这家饭店的营业厅分楼上楼下,楼下安有六张方桌,是快餐。客人不多,只有两个年轻人在喝酒。楼上估计是雅座,不时有划拳的声音传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我离两个喝酒的年轻人隔一个桌子坐下,向服务员要了四两水饺。

        两个年轻人似乎已喝到量了,桌上摆着七八个空啤酒瓶,他们说话已不太流畅。俩人都赤裸着臂膀,胳膊上都纹着似乎是虎一样的图形。其中一个年轻人发现我在看他们,就举起酒杯,对我说:“爷儿们,过来喝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我知道喝酒过量的人是不能招惹的,而且又同他们素不相识。于是,我避开他们的目光,装作没听见,把头转向别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哈!架子不小啊!咋的,瞧不起咱哥儿们啊!”一个年轻人愤愤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 我没说话,想抽支烟。手伸进兜里掏烟,不想把打火机带出来,打火机往下一掉,我本能的用腿一接,不想把火机踢到两个年轻人的脚下。我站起来,想去取打火机。不想一个年轻人猫腰捡起来,并举在手里,故意向另一个年轻人说:“兄弟,咱哥们儿拣个打火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似乎是向我找茬挑衅,如果我硬要打火机,我们之间一定会吵起来,他们仗着酒劲胡搅蛮缠,我又能把他们怎样?委屈求全吧!我退回到座位上,气愤地说了句:“无赖!”

       “ 哈哈!骂咱哥们儿是无赖啊!咱可得讨个公道啊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问问他,咱哥们儿是怎么个无赖!……”另一个附和着。

 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,楼上忽然乒乓地响起来,随之碗碟落地的破碎声也传过来。我和两个年轻人都愣住了。一个说:“楼行打起来了!”这时,见一个女服务员匆匆跑下楼梯,从柜台上抄起电话,拨打了110。

       楼上传来恶狠狠地叫骂声。

      “今天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三只眼!”

       “今天让你知道知道我胡老三不是好惹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有种的跟爷到外面见个高低!”

       “到外面你就等死吧!……”

       一会儿,只见一个瘦高个儿分开拉扯他的两个人,首先从楼梯上下来,另一个矮胖子也不顾别人劝阻,从后面跟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刚走下楼梯,后面的矮胖子居高临下,跳下来给了瘦子一脚,瘦子回身就是一拳,胖子一低头没打着,他顺手揪住胖子的头发,胖子伸手扯住瘦子的衣领,用力一扯,两粒铜纽扣便掉下来,滚到我的脚下。我捡起扣子,想上前劝架,只见他俩扭在一起,几个人上前劝说:“别打了!别打了!”可他俩置若罔闻。嘴里骂着,脚下踢着,两手死死抓着对方,谁也不肯松开。就这样撕扯着,把收银台的桌子和顾客坐的椅子撞得七扭八歪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 忽听一阵尖利地警笛响起。转眼间,三个警察出现在门口。为首的大个子警察三十五六岁,双目炯炯,一脸严肃,身后是两个20左右岁的小警察。走在前面的大个警察大喊一声:“住手!”

        两人扭在一起,别人总也劝不开的“斗士”,听到喊声,竟乖乖地停了下来。“把他们带走!”为首的大个警察喝了一声,他身后的两个警察便迅速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胖子说,“想拿我们两个吗?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   两个警察冲了上去,拿出了手铐,只见胖子和瘦子各使了一个直冲拳,还真把两个小警察打个趔趄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俩闪开!”大个警察说。便怒视着胖子走过去,胖子一个直拳冲向大个警察,只见他将身子一闪,躲过直拳,顺手抓住胖子的拳头,往前一带,胖子噔噔向前跑了两步,就一下子趴在地上了。两个警察立即上去将其带上手铐。瘦子见事不妙,回头就往楼上跑,刚上楼梯,大个警察跨上一步,一个扫堂腿,他啊的一声就倒在楼梯上。一幅铮亮的手铐便带套住了他的双手。

        从警察进屋,到二“斗士”被擒,前后不到二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位是饭店老板?”大个警察问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中年妇女走过来,说:“我是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请清点一下损坏的物品,20 分钟后去分局做笔录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可以。”女老板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带走!”大个警察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等等!”我走上去说,“警察同志,这是他们扭打时扯掉的纽扣,请带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是歌吟老师,老师你好!”大个警察向我举手敬礼。

        我有些迷茫,一时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教过这个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,学生公务在身,恕不能奉陪,改日再拜访老师,请原谅。”说完带着两个“斗士”走出饭店。

        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我的身上了。一个老年人对我伸出大拇指,说:“这是你的学生啊?好身手啊!”另一个中年人说:“学生有如此手段,老师一定是武林高手了。”还有的说:“看你那学生,严肃执法,一身正气,我要有这样的学生,一天吃一顿饭都不会饿的,……”。人们有好的,羡慕的,尊敬的看着我,使我一时手足无措。我哼着哈着回到自己座位上,可还是想不起我什么时候教过这个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人们散开了,那两个喝酒的年轻人却来到我面前,毕恭毕敬地双手递上我的打火机。一个说:“您老别生气,我们哥俩儿跟您闹着玩儿呢,您大人有大量,别往心里去啊。”另一个说:“您老是真人不露相啊,俺哥俩是有眼无珠,您抬抬手,让俺哥们过去,保证以后绝不再惹是生非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不耐烦地挥挥手,俩人像获大赦一样,回身拿起自己的衣服,匆匆地离开了饭店。

        饭店里又恢复了正常,楼上不时传来清扫碗碟的声音。我静静地思索着——这是我那年教过的学生呢?一直到水饺端到我面前,我也没想起来。

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1)| 评论(6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