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年,深秋的一个夜晚  

2011-01-16 15:08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“打柴”,一直是心头上挥之不去的记忆,即使现在每当回家的路上或散步在林间,看到树下厚厚的叶子,心底就涌起温馨与冲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摘自英子的日记  《柴禾,柴禾,》

        柴禾,柴禾,是我从小到大心中不变的情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摘自英子的日记   《柴禾,柴禾,》

 

        自那天读了英子的日记《柴禾,柴禾,》,脑子里总萦绕着自己儿时拾柴时的情景,那情景和英子的叙述是那么相似,现在想来鼻子还酸酸的,可细一想,酸楚又变成了甜蜜。心里还涌出一种淡淡的成就感。那心情,那情景,那处境至今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    说起来恐怕没人相信,小时候,我五岁时就上山拾柴了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农村烧柴是件大事。一家人做饭,暖炕,要烧好多柴。地里的庄稼收割后,除了当饲料的以外,其余的都可以当柴烧了。一些整齐的秸秆,如高粱秸、高粱茬和玉米秸之类的都得在过年时烧,平时也只烧些小孩子们从地里拾的碎烂柴火。那年月,燃料奇缺,越缺越得弄,所以在我们这里(其实在英子的潍坊农村也是这样)几乎家家的男孩子都有背着背篓上山拾柴的历史。

        我家一年四季都得拾柴,我早早的就担起了供灶火的担子。春天开犁种地,犁杖挑出的谷茬、黍茬,都是我们争相拾的柴禾,夏天则到山坡上割些蒿草,秋天去地里捡拾田里庄稼的秸秆,冬天就在荒地、沟坡、路边拉大筢。“拉大筢”近乎一种游戏。我们拉着自己的耙子顺着有草叶、蒿屑的地方走,走过去,再走回来,耙子上就积满了草屑。后来我们还在耙子上绑块石头,这样连地里的草根都能拔起。我们不停地转,一个下午,总能使背篓满满的。到我十岁时,供灶火的担子就已经责无旁贷地挑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上小学时,节假日是必须天天拾柴,平时,放晚学,走进家门,放下书包,背起背篓就上山。(那是学校不留作业)冬天时,拾一趟柴到家时,早已繁星满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我拾柴的日子里,总也忘不了那个深秋的夜晚。

        那年我好像是十二岁,时间是好像是霜降刚过。天已经很冷了,我还没穿上棉衣服,放学后母亲就没让我去拾柴。

        吃完晚饭,为了节省灯油,我们便早早地睡下了。躺在被窝里总也睡不着,我便给母亲讲起了我从书上看来的故事。讲着讲着,听着窗纸呼呼作响。母亲说:外面起风了,树叶一定落得很多。我说:反正也睡不着,不如咱们去树林里搂树叶吧。母亲说:对!

        在村南的小河边,有村里的一片林带,有二里多长。我和母亲来到林带,借着微弱的星光和对地形的熟悉,我们很快地就干起来了。风呼呼地刮,树叶哗哗地落。母亲用竹筢把四周的树叶往中间搂,形成了一座大堆,我在后面用竹扫帚把遗落的树叶再扫过去。使大堆更大。这样,一堆一堆的树叶沿着林带迅速向前延伸。干到半夜,二里多长的林带里的树叶我们就全搂完了。可回头一看,扫过的地方,又落下了一层树叶。我和母亲毫无困意,于是又干了第二遍。东方发亮时,村里才有人扛着耙子陆续地来到树林,看着一堆堆被我们搂起的树叶,都说:你们起得真早啊!他们那里知道,我们是一夜没睡啊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一夜搂得树叶烧了一个冬天。那个冬天,除了星期假日外,母亲再没让我上山拾柴。那时,每当放学走近自己房前,看着房顶上将熄未熄的炊烟,淡淡地融入傍晚的天空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7)| 评论(6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