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私房钱  

2013-12-09 07:47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的私房钱 - 一路歌吟 - 一路歌吟
 

         前几天和几个朋友聊天,一个朋友说,他有2000元私房钱,夹在《新华词典》里,放在书架上,孙子翻看词典时发现了,叫喊起来。然后被老婆全部没收了……。这引起我们的一阵哄笑。其实,攒私房钱几乎是好多男人的惯例。不然买盒烟,或朋友小聚,没有私房钱就很难办。我年轻时也有过私房钱,也曾因此引出过好些故事。今天就挑一件说说吧。朋友们听了后,别太笑我啊。
       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我们当教师的工资很低,那时我月工资不足百元,全家五口人的生活总是处在贫困线以下。每月领到工资必须精打细算。即使这样也常常寅吃卯粮。特别是遇到生病长灾或婚丧嫁娶的随份子之类的事情,就不得不去借债了。所以,有关家庭生活之事,我全都推给夫人负责,每月只把工资一交,就啥事也不管了。自己落得个清闲,只专心干自己的工作了。所以,时至今日我家的财权依旧在夫人手里。
       可男人在社会上走动,手里总要有一些能自己支配的钱,小到买盒烟,大到请朋友吃饭都需要钱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我攒私房钱的途径是稿费。咱不是文人,写不出大文章,偶尔写个“豆腐块”也能发表出来。地区小报,省级的一些刊物都登过我的文章。发表了就有稿费,仨瓜倆枣的也不太多,每隔三两个月,总有三十、五十元的进账。一次,上海的《故事会》有奖征文比赛,我参加了,而且荣获二等奖,一篇不足两千字的小文章,连稿费带奖金给我寄来400元。这让我喜出望外啊。(400元相当我半个多月的工资啊。)在一个星期天,我悄悄地去邮局把钱支出来就去了学校。办公室里没人,(当时学校条件简陋,我们办公室有六个人,办公桌都紧挨着)我就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备课。似乎干了一个下午,真有点头昏脑涨了。站起来溜了两圈,还找出硬皮日记本,把400元夹在里面,放进抽屉里,锁上。快黑天时,我才回到家。
       两天之后,我想起了自己获得的稿费,想在同事们面前显摆一下。可打开抽屉却不见我的硬壳日记本。自然400元稿费也找不到了,我有点急了,办公桌的三个抽屉全翻遍了,还是一无所有啊。……我像泄了气是皮球,瘫坐在椅子上。这时,同事刘山老师笑眯眯地走到我面前,手里拿着我的那个硬壳日记本,说:朋友,你是不是找这个?我眼前一亮,忽地站起来,说:啊,我的日记本!我的日记本怎么在你手里?刘山老师也说:是啊,我也奇怪,你的日记本怎么跑到我抽屉里啊?你是什么意思?我伸手去抢我的日记本。……不用说,我是没抢回来。办公室的几个同事都站在刘山一边,一起共同对付我。(估计他们已经商量好了)刘山高举着日记本,说:虽说我们拾金不昧,风格高尚,但你失而复得,总得有所表示啊。我急忙说:好,我请客,我请客。
        当天晚上,我在饭店招待的我们办公室的六个人。刘山又买了六付手套,给办公室的六个人,说是做纪念。就这样,同事们帮我消费了130块。喝酒时,同事们问我是怎么把钱放进刘山老师的抽屉时,我是咋也想不起来了。
        不过,我从未向家里人将此事透露半句,只是说同事请客。但不管怎么说,那顿饭大伙吃得还是挺香的,喝得也挺好。散席回去时,大家都戴上了那副有纪念意义的手套。
        


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)| 评论(8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