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石碾的新话旧提  

2013-09-25 06:49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2013年08月15日 - 一路歌吟 - 一路歌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这几张存在我小卡相机里的片片,是前几天我在儿子家小住时拍到的。这种石碾在我们这里的农村都很难看到了,却在市里的大马路边上赫然存在着。这多让人意外啊。不拍下来咋行啊。

 

2013年08月15日 - 一路歌吟 - 一路歌吟
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石碾是在赤峰市新城区的一个菜市场的十字路口边上。那天我是去菜市场闲逛,偶然见到的。当时是有两个女人在推着石碾压韭菜花。可惜的是当时没带相机,第二天在再来时已时过境迁,只有石碾静静的呆在那里。不过,那天我与推碾子的女人的一段谈话,弄清了这石碾放在这里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,我问那两个推碾子压韭菜花的人。为啥把碾子放在这马路边上啊?当时她们是笑而不答。我说:这总有个原因吧?好一会儿,其中一个人用手一指十字路口的那边说:你看那边的一片平房,(路那边确实是一片平房,一看就是农村的房子)那是我们村,叫陕西营子,当年市区扩建,就扩到我们这里了。大片农田和房屋都变成现在的市区了。当马路修道这里时,修路人要扒掉这个碾子。我们村里人阻止了他们。说:政府买的是地,没买这个碾子,要扒这碾子,得再花钱。我说:你们当时要多少钱。推碾子的女人笑了,说:据说当时要10万,女人看我一脸惊讶,又说道,要是现在,50万也下不来啊。我又问:后来咋样了?那位女人说:事情反映到上边,一个领导来看过,发现碾子在路边并不妨碍交通,就拍板:这碾子不动了。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

2013年08月15日 - 一路歌吟 - 一路歌吟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石碾似乎整修过,碾框碾棍是新安装的,只有那碾盘和碾轱辘掩饰不住岁月的沧桑。轻推几下,吱吱的响声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生活的风风雨雨,我的思绪也一下子被眼前的石碾带回那久远的过去。回到了五十年前和妈妈一起推碾子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五十年前,我是个十多岁的孩子。那时家乡很穷,还根本不知道机械化加工米面的事情。能把粗粮细作的唯一办法就是推碾子。妈妈离不开碾子,她把淘好的米碾成面粉,再做成干粮,或者把高粱玉米碾成渣或面,熬粥喝。全家人的一日三餐都离不开碾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那时推碾子常常选在农闲时或节假日,全生产队只有一个碾子,用的人多了就得排队。推碾子那天妈妈总是起得特别早,拿一件笸箩簸箕之类的家具放在碾坊里“占碾子”,也就是排队,天一亮,人们就会按“占碾子”的先后顺序开始推碾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家推碾子常常是妈妈带着我和弟弟一起推。妈妈一边推一边扫碾盘上的面粉,或箩面粉,我和弟弟只管推。推碾子是很辛苦的,当时年纪又小力气弱,不用真力气碾子就不转,推几圈就气喘嘘嘘,十几分钟后就会出汗了。但为了吃饭,推碾子受累是没有怨言的。 这种推碾子的活儿,我是从七八岁就开始干,一直到我上初中在告一段落。(初中是在学校里住宿)后来弟弟也上初中了,这种推碾子的活计就都落在妈妈一个人身上了。记得我都工作了,回到家乡时,人们依然在推碾子,我依旧和妈妈一起进碾房的。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村里有了电,村里才有了磨米面的机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今五十年过去了,真可以说是沧海桑田啊。碾子已从人们视线中消失了。人们喝粥吃干粮也不再用碾子了。一次,我和夫人谈及此事,我说:现在吃不到用碾子碾出的面粉做的干粮了。夫人说:现在日子好了,好吃的东西多了,谁还想那些碾子压的干粮啊。可我不知为什么,依旧怀念用石碾压出的面粉做出的干粮,那种醇香的味道依旧让我时时回味着。

 

2013年08月15日 - 一路歌吟 - 一路歌吟

 

 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6)| 评论(7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