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路歌吟

一路歌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初三年级组》连载 第18集 文集和汪霞  

2015-04-09 07:49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第18集 《文集和汪霞》内容简介: 1、为让文集从早恋的情海中走出来。罗松让文集暗中寻找吴洁的“缺点”。当文集发现吴洁”缺点“后,心情很是“失落”,便主动放弃了对吴洁的追求。   2、在筹备”六月歌会“的繁忙工作中,在各任课老师的”重压“下,使有恋师情结的汪霞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到歌曲的排练和学习上,恋师情结渐渐淡去了。而在“六月歌会”的组织过程中,汪霞也成长了许多。    3、”六月歌会“上,汪霞凭借一首歌唱家乡的创作歌曲,一炮走红。这让汪霞看到自己的优势,心情更加快乐。

第十八集    文集和汪霞


 (接上集,罗松告诉文芳,文集给吴洁写情诗,要吴洁做他的女朋友,并把文集写的诗递给文芳看。)

文芳接过一看,是首诗,文芳看看(文集读诗的画外音)

星期日下午,同学们陆续返校,你走进校门。杏黄色的短袖,绿色的裙子,唱着小曲,飘然而至。你像空中降下的仙子,看得我傻了。过后,你的影像总浮现在我的脑海里,书不能读,饭不想吃,随赋诗一首。取题目为《绿色裙裾》,向你表达我的心情。

我是一只麻雀,/ 总想飞在你的房前屋后。// 因为,在这个初夏是季节,/ 在那个星期天的午后,/  你身着绿色的裙裾,/  飘然在风里头。/ 燃烧着青春的活力,/ 温暖着甜美的歌喉。/ 引得我频频回首。//  我想走进你的歌声里,/ 为你唱一曲天长地久,/ 奈何不见你招手。//  我知道,熏风吹烈的时候,/ 我们将离开这里,去实现新的追求。/  但不管绿色的裙裾走到哪里,/ 我这只麻雀,总会飞在你的房前屋后。 / 唱一曲关关雎鸠。//


文芳:咳,罗松,你看这诗写得挺感人的嘛。

罗松:特别是后一句,表现出的追求的执著。

文芳又拿起一页看。也是一首诗,标题是《我是一只蜜蜂》。(画外仍出现文集读诗的声音)


我是一只蜜蜂,/ 总想飞上你美丽的枝头。/ 可一阵风吹来,我被吹到大树被后。// 受伤的翅膀隐隐作痛。可一看到枝头的芬芳,心里就涌出强烈地渴望渴求。//于是,煽动着柔弱的翅膀,/ 迎着疾风,依旧飞向美丽的枝头。//……。


文芳:看样子,吴洁拒绝了他,或是警告了他……

罗松:可你这个弟弟,有点百折不挠啊!

文芳:百折不挠不好吗?

罗松:好,好!你们姐弟都有百折不挠的精神。

文芳:如果你也给我写这样一首诗,我还至于跑到你家找你!

罗松:我现在就给你写,写上一百首,怎么样?

文芳:抹蜜的嘴未必真甜。

罗松:还有呢,你再看看。(罗松又把另一张纸递给文芳)

文芳又看第三首诗:题目是《你的眼睛是火》(文集的画外音)


你的眼睛是火,/ 你的心是炭,/ 只要与你碰撞,/ 立即就被点燃。// 啊!点燃了,点燃了,/ 力量,希望,猜想,情殇。/ 转过身来,再看看我的模样,/ 已燃烧掉了,冬与夏的隔墙。//

 我是一把小提琴,/ 你是一首乐章。/ 那美妙的旋律,/ 诱得我一遍遍欣赏。// 啊,欣赏!欣赏!/ 弹奏,歌唱,/ 青春,梦想。// 转过身来吧!再看看我的模样,/ 已为你的旋律,沉醉得像痴人一样。//

 

文芳:罗松啊,我这个弟弟用情太深了。

罗松:这一点姐弟俩到是挺像。

文芳:那当然了,用情不深、三心二意的,那像什么话。不过我这个弟弟还不懂爱情的真谛,用情越深,麻烦越大。

罗松:有见地,再读读最后一首吧!

文芳又翻一张,见标题处写着:无题,说:哟,这首怎么是无题呢?

罗松:无题胜有题啊。

画外音,文集读诗。

无题

转身不敢正视是你的目光,回身追寻的,是你的影像,那颗跳动的心,总为你激荡,总想和你说声,你真漂亮,又怕你的倚天剑,把我刺伤。刺伤 , 刺伤,我愿做张郎。

 

文芳:愿做张郎,这张郎是谁?

罗松:张郎是金庸小说里的张无忌,张无忌最初爱过周止若,在一次比武中,倚天剑落入周止若手中,张无忌念旧情,不忍心夺回倚天剑,却被周止若用倚天剑刺伤。

文芳:我没看过金庸的书,看起来不读书连这首小诗都看不懂了。

罗松:所以有人说,老师应该是个杂家,这话一点不错,做个优秀的中小学老师,什么书都要读一些,什么知识都要懂一些,这样有益于工作。

文芳:好了,你看文集这么用情,他已深深陷入情感的旋涡而不能自拔,我们该咋帮他!

罗松:咋帮?我这个准姐夫一定得成全他了,帮他把吴洁追到手了。

文芳:别瞎扯了……


史全老师走进办公室。

史全:二位说得挺热乎啊,是不是商量结婚的事啊。

罗松:是啊,我们打算下个星期结婚,正在商量结婚的方式,是仪式结婚呢?还是旅行结婚呢?她说最好带她去五台山,如果那里条件好,就在那里出家当和尚了。

史全一愣,随后笑了,罗松笑了,文芳也笑了。

文芳:竞拿我寻开心。

史全:不过,旅行结婚是个好形式,咱们乡村教师一辈子窝在家里,哪有机会出去逛逛,我最远的地方是去过市里,前年中考考的好,学校组织去北京旅游,只看看天安门、故宫和颐和园,想上长城学校说没那么多经费,住宿是15元一宿的私人小旅馆,吃不好,睡不好,感觉挺累,在北京呆三天,晚上弄盆水自己擦擦身子,不过,咱山村去的,也没那么多讲究,毕竟看到天安门了,一辈子也不算白活了,你们借结婚之便出去逛逛,开开眼界,见见世面,我看行!

文芳:史老师,别听罗松瞎侃,什么结婚的事,根本就八字没一撇呢。

史全:好,好!你们说什么我就不管了,不过这结婚的喜酒我总得喝吧!

罗松:少了史老师,这婚恐怕就结不成了。

史全、文芳、罗松三人都笑了。

 

汪霞从初三办公室出来,路上碰到任良。

任良:汪霞,学校让明天把各班在六月歌会上的节目单报上去,你这个文艺委员得抓紧啊,今天就定下来呀。

汪霞:哎呀,我有功夫吗?这几天我都忙死了,李老师说我两道物理题没做对,把我叫到办公室讲了一通,又让我重作。史老师也找我背历史题,于老师说要给补化学,文老师说我的英语作业也得重做。我成了老师们的眼中钉了。

任良:汪霞,六月歌会的事是你去开会领回的各项要求,这样吧,我给你组织会议,你主持召开,把节目定下来,就行了吗?

汪霞:定下来容易,学校要求每班出三个节目,时间在15分钟左右,三个节目中必须有一个是大合唱。

任良:那就简单了,你独唱,全班人合唱,再来个表演唱。

汪霞:说的轻巧,大合唱要唱出气势,唱出精神,还有领唱、轮唱,好弄吗?弄不好唱成一锅粥。独唱和表演唱要新颖、有趣味,好弄嘛?

任良:今晚咱们商量一下,请上罗老师,怎么样?

汪霞:早晚也得弄,行!

 

在罗松的教工宿舍里,罗松和文集对坐在两个床上。

罗松:文集,你眼光不错呀,看中吴洁了,她是个聪明、漂亮、有活力、有朝气的女孩,她答应你了吗?

文集不好意思地低着头,说:没有。

罗松:不过,你得告诉我,你为什么看中吴洁了,特别是你第一次产生这个感觉在什么地方、什么时间、什么事情上。

文集(停了一会儿):这第一次感觉嘛,是在一个月前,在一个星期日返校归来时,她穿着黄衫绿裙,美丽的像仙女。我第一次觉得 她是那样美,心里一下了涌出爱慕之情。心里总想和她接近,总想同她唠嗑。那以后的日子里,我的一切活动都为她所吸引。一句话,我想让她成为我的女朋友。

罗松:对,你能说说吴洁除了漂亮之外还有哪些优点吗?

文集:有哇!她办事果断、认真、肯于帮助同学,特别是陈秀家里活儿忙时,她是每次必到。另外,学习也好,在同学中威信也高,还有……

罗松:你说的吴洁的优点,我也同意,她确实这样,你能说出她几样缺点吗?

文集:缺点?缺点……我想不出来。

罗松:吴洁就那么好,连缺点都没有?你现在想让吴洁做你的女朋友,将来呢?将来是要结婚共同生活的,可你连她的缺点一点都不知道,那怎么能行呢?俗话说知彼知己吗,看起来,你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呀,怪不得吴洁没回应呀!

文集:那我咋办呀?

罗松:这事这么办吧!你先把追吴洁的心压一压,集中精力观察吴洁的缺点,有多少找多少,明白了她的缺点之后,你才能更好地和她相处。

文集机械地点点头。

罗松:找到缺点后,先向我汇报,我再帮你参谋参谋。

文集又机械地点点头。

罗松:不过,你的活动要在秘密情况下进行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明白吗?

文集又机械地点点头。

罗松:这样你就必须保持正常的学习态度,各项作业按时完成,否则,会让人说什么。

文集又机械地点点头。

罗松: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

 

初三·四班的班干部们都在罗松宿舍里开会,罗松也参加了,他坐在两张床中间办公桌前的一把椅子上。其它人都分坐在床上。

罗松:咱们开会吧。

任良:吴洁,你说吧!

吴洁:好,我说。这次会议是落实一下关于“六月歌会”的事,离“六月歌会”还有两个星期,我们必须做好这项工作,下面先请汪霞向大家传达一下学校对“六月歌会”的具体要求,然后再讨论怎样落实。汪霞,你先说吧!

汪霞:学校安排“六月歌会”是在612日-16日之间的一个好天气里,要求有三条。一是每班三个节目,其中必须有一个是全班同学都参加的大合唱,其它两个在独唱、二人唱或表演唱中自选;二是三个节目不超过15分钟;三是节目不穿插,也就是一个班一上台,把三个节目都演完,再上另一个班。

歌会设大合唱奖、独唱奖、表演唱奖和创作奖。

评委是学校的两个主任、两位音乐老师和初一组的孙颖老师,采取当场打分的形式,整个情况就是这样。

任良:汪霞,咱们参加六月歌会你心里总有个谱吧!

汪霞:我想,咱班大合唱选择了“爱我中华”。唱时可以设领唱和轮唱,其它两个设一个独唱和一个表演唱,选什么歌曲,我一时也拿不准。

文集:大合唱的指挥呢,这个角色很重要,非汪霞莫属啊。

陈秀:大合唱中有领唱,领唱非汪霞莫属,指挥不能是汪霞,我看让文集担任指挥吧!

文集:我不行,我看让吴洁指挥吧!

吴洁脸色一沉,说:胡说,我乐感极差,指挥需要乐感强、有激情的人,说话办事要负责任,凭个人好恶会把事情弄糟的。

文集:我……一脸不悦。

刘芳:大合唱的歌曲,汪霞选的行,这首歌铿锵有力、适合大合唱、分唱、轮唱也合适,况且咱班同学都会唱这首歌,训练时相对容易些。文集当指挥我看行,平时别人唱歌你都给打拍子,这次也一定行,如果有难处去找找音乐老师,讨教一二,不就得了……

任良:大合唱这样安排我也同意,独唱非汪霞莫取,这个别人不会有意见吧!她是咱班有名的金嗓子,又是“灿烂歌声奖”  的获得者。至于表演唱,我看咱选择小拜年,这是个传统老歌,地方特色浓,既适合多人唱,又适合表演。

吴洁:这个我没意见,只是我觉得 我们参加六月歌会,光参加不行,总得拿个奖吧,合唱大家都练,独唱初一、初二都有几个高手,表演唱也不容易。但这些我们力争,努力去获奖,唯有创作奖,我想各班不一定准备的,咱们不妨争争这个创作奖,创作一个新歌唱唱。

任良:写歌曲咱们可没这个能耐,写个小歌词也挺费劲。

吴洁:哪个歌词不是人写的,我看文集就能写。

文集一愣,忙说:不行!不行!我可写不了。

吴洁:你诗都得了,歌和诗不一回事吗?

文集:我真写不了。

吴洁:要不要把你写的诗给大家念念啊、

文集(脸一红,难堪的):吴洁,你别胡来啊!

任良、刘芳、李丽、汪霞都有点莫名其妙,只有陈秀笑了,但她什么也没说。

任良:新年感恩节上,我听过文集写的诗,满不错吗。

文集:那不是我自己写的,还有孙克呢。

吴洁:那你最近的诗作也是孙克帮你写得吗?

文集:你……(无可奈何)

吴洁:好了,事情就这么定吧。大合唱歌曲为爱我中华,任良帮助组织,汪霞负责训练、编排。表演唱小拜年,也由汪霞作技术指导,陈秀协助组织。独唱就是汪霞了,唱什么歌曲,得看文集写什么了,希望文集在三、五天内拿出初稿来,由罗老师把把关,修改修改。

任良:文集,写一个歌唱家乡的歌词吧,这相对容易些。

吴洁:让文集看着办吧,会议就这样,看罗老师还有什么事。

罗松:我没事,按大家意思办。

吴洁:大家各伺其职,为六月歌会尽力,散会!

大家陆续走出宿舍,文集坐着没动,待屋里只剩两人时。

文集:罗老师,这么大的事交给我,我干了吗?你为什么不阻止她,我看她这是借机整人——哼,横行霸道,不可一世。

罗松:我如果阻止她,你能看到她的另一面吗?

文集:什么另一面?

罗松:吴洁能干、敢干,就是有点——

文集:霸道!

罗松:霸道好不好?

文集:好个屁!不管别人承受了承受不了,也不管别人心情如何,强行压下去,弄不好责任是我的,不但表现了自己无能,还落个不负责的罪名,这是一箭双雕的霸道整人术。

罗松:别说的那么难听,如果你不给她写那些诗,她也不会了解你有如此才能啊,事情是自己做的,才能是自己显的,怎么到这个事上,“才能”就没了呢?

文集:罗老师,写那些诗的时候,有心情、有兴致,可现在……

罗松:这样吧,你现在只发现吴洁的一项缺点,心情就很糟了。你回去调整一下心态,继续查找吴洁的缺点,你找到第二个、第三个时,我们再商量对策。

文集:那歌词的事。

罗松:先交给我吧,我代你写。

文集:行!

 

初三·一班全体同学在教室后排,站好队形,在训练大合唱,他们高唱着——在希望的田野上。

林怡在旁观看指导着。

 

初三·二班全体同学在唱“黄河大合唱”

王玉老师在观看同学们的合唱。

 

初三·三班:一个男同学在大家面前唱“一封家书”

魏民站一边认真地听着。

 

在罗老师宿舍里,任良、吴洁、刘芳、文集、汪霞、李丽、陈秀。

罗松:大家看看这段歌词,“我们的林山村”,是歌颂咱们林山镇的,大家看看行不行。汪霞说用沂蒙山小调唱出来满好听呢,

任良、吴洁等人都看看歌词。

任良:汪霞,你唱唱,我们听听,行吧。

汪霞:罗老师把这首歌词给我时,我唱过几次了,拗口的地方,罗老师都改了,现在唱着觉得满好啊。!

于是汪霞看着歌词轻声的唱起来:

依山傍水林山村,

杨柳成排枣成林,

门前公路绕山过,

村边河水碧粼粼。

啊!林山村,

生我养我的林山村,

我的摇篮,你的母亲。

 

春天这里杏花村,

夏天蝴蝶飞成群,

秋天这里红果乡,

冬天大雪一片银

啊!林山村

美丽富饶的林山村

我的摇篮,我的母亲

 

春风吹拂林山村

林山面貌日日新

雨露滋润林山村

歌声阵阵暖人心

啊!林山村

永远年轻的林山村

我的摇篮,我的母亲


汪霞刚落音,众皆鼓掌,满脸欣喜。

文集:满好听的,汪霞,你肯定能唱红,一举成名。

汪霞:是嘛,成名这么简单?更何况歌词还是你写的。

文集:别瞎说,是罗老师写的。

汪霞:罗老师说是你写的,他只是修改修改。

文集:罗老师看我写不出来,怕耽误演出,就自己动手了。

任良:汪霞,你唱的曲子也并非是沂蒙山小调,前四句有点沂蒙山小调的味儿,后四句完全不是沂蒙小调。

汪霞:前四句借鉴了沂蒙山小调,但局部做了调整,后四句是根据前四句的旋律自己哼出来的。

吴洁:这也是创作啊,罗老师写词,你谱得曲啊。

罗松:歌词是我代文集写的。

刘芳:总不能说,作词:罗老师代文集呀。

李丽:行了,作词就是罗老师了。

陈秀:我想,这可能是六月歌会上唯一的一首属于咱们自己作词作曲的独唱,一定能获创作奖!

 

汪霞忙碌的几个镜头

汪霞组织全班同学合唱“爱我中华”,不时停下来,纠正什么。

汪霞在灯光下做作业,下晚自己的钟声响了,同学们陆续走出教室,刘芳抱着一撂作业,准备送去办公室。

汪霞:刘芳,再等5分钟,我把这块写完……

汪霞组织训练、表演唱小拜年,二十多人分站在舞台两侧助唱。文集饰女婿,刘芳饰媳妇,陈秀饰妈妈,李丽饰小姑,汪霞不断叫停,说着什么。

 

中午,汪霞、陈秀从食堂吃完饭出来。

陈秀:汪霞,咱们回趟宿舍吧,我有件衣服没洗呢。

汪霞:我哪有空儿洗衣服啊,我现在得去音乐老师那儿,音乐老师对我独唱的《我的林山村》两处做了改动,我得去试唱。音乐老师还说让学校民乐队为我伴奏,我还得与乐队配唱。

陈秀:你真够忙的啊

汪霞:这些日子忙得我脚不沾地。

陈秀:忙点好呀,忙了睡觉香。

汪霞:是啊,晚上脑袋一挨枕头就睡着了。

陈秀:那——,原来的那些想法……,就是想罗老师……。也没工夫再想了吧。

汪霞:笑了,忙起来啥都忘了,忘了,忘了。哈哈……忘了的感觉也挺好啊。现在一切正常了。哈哈……。

 

下课钟声响了,罗松说声下课,便走出教室。

文集从后面跑过来,递给罗松一个纸条,然后走了。

罗松回到办公室,坐下,打开纸条(文集的声音):

老师,我又发现吴洁另一个错误——忒懒。昨天,她们小组负责校门外卫生责任区的清扫工作,我有事去找李吉,看见她们组六个人,五个人都在干活儿,只有吴洁站在那儿看着。我问李吉:吴洁咋不干活儿。李吉说陈秀告诉他说吴洁感冒了,身体不舒服,我观察了一会儿,根本不像,而且回到班里时,她又说又笑,根本没一点感冒的样子。所以,我断定吴在偷懒,身为班级干部不起带头作用,却寻机会、借口偷懒,这怎么能让人喜欢呢?

所以,鉴于她的霸道和懒惰的行为,我决定放弃对她的追求。

文集

×月×日

罗松笑了。

一会儿,上课的钟声响了,老师们陆续地上课去了。罗松对文芳使了个眼色,把手中的纸条一挥,便走向自己的宿舍,不一会儿,文芳也跟了进来。

罗松:亲爱的,看看这个吧!(把纸条递给文芳)

文芳接过纸条,看了一会儿,笑了,说:歪打正着,吴洁是来例假了,上英语课还向我请假去厕所来呢,结果被文集误认为是偷懒。

罗松:不管怎样,他总算放弃了对吴洁的追求,而且是主动放弃的,我们都可以松口气了。

文芳:抓紧他,集中精神迎接中考。

罗松:汪霞那边也没事了吧!

文芳:能有啥事,陈秀说,她现在忙得脚不点地,啥想法都没了,只一心一意地办好六月歌会。可六月歌会一过,马上就是中考摸底考试。她的成绩一直在中考线上下徘徊,不抓紧,中考要落选。

罗松:抓是抓,别累坏了她。

文芳:还说呢,整个六月歌会都是汪霞和几个班干部张罗,你很少过问,不怕啥奖也得不到!

罗松:这样的活动,重在参与,孩子们在参与中获得了能力的锻炼,至于得不得奖,我不太去想它。反正,汪霞和文集的问题都“和平解决”了,都能轻装上阵了,我这心里快乐地很那!

文芳:看把你美的,走吧,回办公室。

罗松:就这么走了?

文芳:还有啥事?

罗松:总得亲一亲再走吧!

文芳:臭美!

 

罗松和文芳走进办公室

白桦:罗老师,刚才肖主任来通知,要你和他两个人明天去市里听专家讲座。时间是明天去,后天听,大后天下午回来。

罗松:什么专家?

白桦:教育改革家魏书生和北京四中校长。

罗松:现在非常时期,后天是六月歌会,紧接着是摸底考试,我去了真有点担心。

白桦:听专家讲座,千载难逢,别人想去都去不了,学校要去的人很多,你可是陈校长御笔亲点啊。

罗松:我走了谁带班。

白桦:文芳老师。

文芳:没事,一切都会按部就班地完成。

史全:组长,向校长请求一下,让我也去吧,起码我得看看魏书生长得啥样吧!

白桦:我也想去,可听肖主任说,一个乡镇 只给四个指标,咱们学校就抢来两个,全乡还能有吗?

史全:罗老师,我真羡慕你。回来好好传达吧!

罗松点点头:我会的。

 

一辆大客车停在林山中学校门口,肖忠和罗松从车上走下来,他们每人提一个提兜,走进了校门口。

肖忠:我们先回办公室吧。

罗松:好的。

肖忠向主任室走去,罗松向初三组办公室走去。

下课时间,学生们大都在外面活动,王秀、李奇发现了走向办公室的罗松。

王秀:罗老师回来了。

李奇:罗老师回来了。

立即四班的七八个同学(陈秀、汪霞、吴洁、刘芳、李吉、米强、宋文、赵进、任良)奔向罗松,立时把罗松围起来。

罗松与跑过来的同学们握手、微笑、点头。其亲热程度像是他走了半年。

李吉:罗老师,六月歌会,汪霞得奖了。

王秀:一个是独唱一等奖,一个是歌曲创作奖。

宋文:还有你,罗老师,你也得奖了。

罗松奇怪:我得什么奖?

赵进:歌词创作一等奖。

罗松:怎么说是我创作的歌词呢?

吴洁:主持人报幕是这样说的,下面请听初三四班的女生独唱:我的林山村,作词:罗松,作曲:汪霞,演唱:汪霞。

罗松:那——我的奖状呢?

陈秀:文老师代你领的,奖状她拿着呢。

米强:乡广播站给咱们六月歌会录了像,所有的获奖节目都在电视转播台播放呢。汪霞在电视上更好看了。

 

校长办公室,电话响了,陈校长拿起电话。

陈校长 :喂,哪位?

吴副乡长:我 乡政府的老吴呀,吴子升。

陈校长:啊,吴乡长,有什么事,请指示。

吴副乡长:指示说不上,从电视上看到了你们六月歌会上的获奖节目,其中有一个独唱是“我们的林山村”这歌和下个星期县里举办的“歌唱家乡”文艺汇演挺吻合,文化助理跟我说,这个节目再包装一下,就能拿个奖回来,所以,我想把这个节目的原班人马,实际就是演唱者和伴奏的都用一用,怎么样?

陈校长:是个好事,可这个唱歌的孩子是初三的,面临中考,孩子去参加演出,怕影响孩子中考。

吴副乡长长;所以,才请你协调啊,我们是连来带去三天。你把孩子的情绪稳定好,课程安排好,怎么样?

陈校长:好吧,我和初三老师协调一下,下午给你电话。

吴乡长:好,我等你电话。

 

初三、四班教室

罗松,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在六月歌会上,咱班汪霞的独唱“我的林山村”被乡里选中,五天后,将参加县里“歌唱家乡”的文艺汇演,这是汪霞同学的光荣,也是我们四班全体同学的光荣!

大家热烈鼓掌,还发出嘿!嘿!哈!哈!的声音。

汪霞兴奋地满脸绯红。

罗松:中考临近,为不使汪霞同学受到影响,各任课老师正在认真地制定给汪霞同学的补课方案,都祝愿汪霞同学从县里抱个大奖回来……

鼓掌,热烈地鼓掌,吴洁、任良、陈秀、刘芳……边鼓掌边回头看汪霞,汪霞满脸喜悦。

 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